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犯太岁相关词语 > 正文

属牛

时间:2019-03-28 00:09 来源:未知 作者:犯太岁 阅读:
  属牛
 
  属牛一解十二生肖之一,排名第二。二解为一则单口相声,历史悠久,最新版本为张寿臣的《属牛》。很多的老艺人都说过根据《夫人属牛》的笑话改编的相声《属牛》。
 
  属牛
 
  一、有关生肖
 
  十二生肖之一,用12生肖纪年,在我国至少在南北朝时开始了。《北史·宇文护传》中,记载了宇文护的母亲写给他的一封信,信中说:“昔在武川镇生汝兄弟,大者属鼠,次者属兔,汝身属蛇。”表明当时民间已有12生肖的用法了。
 
  清初石成金写的《笑得好》第二集里,有一段笑话儿叫《夫人属牛》,大意是说:一个当官的做寿,乡民听说他是属鼠的,就一块儿凑金子给他铸了一只金鼠送去。这个县官儿一见很高兴,对乡民说:“你们知道吗,再过几天,就是我夫人的寿诞,千万记住夫人是属牛的。铸的时候,肚子里可不要空膛的。”这是一段讽刺某些当官儿的贪婪成性的笑话儿,后来有了相声这种艺术形式,从情节、人物各个方面就丰富多了。很多的老艺人,包括相声祖师爷朱绍文,以致到了侯宝林先生这一辈儿,都说过根据《夫人属牛》的笑话改编的相声《属牛》。
 
  二、作品介绍
 
  《属牛》是根据传统笑话《夫人属牛》加工、丰富而成的一篇单口相声佳作。
 
  这段笑话最早见于冯梦龙《笑府》里《刺俗》条:一官生辰,吏曹闻其属鼠,醵黄金铸一鼠为寿。官喜曰:“汝知奶奶生辰亦在目下乎?奶奶是属牛的。”
 
  到了清人石成金所编撰的《笑得好》二集中,变成七十五字:一官寿诞,里民闻其属鼠,因而恭凑黄金铸一鼠,呈送祝寿。官见而大喜,谓众里民曰:“汝等可知道我夫人生日?只在目下,千万记着:夫人是属牛的,更要厚重实惠些,但牛项、肚里且不可铸成空的!”
 
  张寿臣表演的单口相声《属牛》又在这段小笑话的基础上,对人物性格、语言、形象、故事情节等方面进行了丰富和加工。首先使知县和知府这两个人物形象更加鲜明。比如说到知府时,先介绍知府与知县的上下属关系,为知县给知府送礼做好“铺垫”,开头的“垫话”简要地点明了主题,同时把笑话中的“乡民”改为“知县”,更突出了官场的腐败。
 
  由于字数、篇幅的限制,笑话里没有人物形象与性格的塑造,而单口相声则以人物对话与细节进一步刻画揭露了知县的卑微、知府的贪婪。“知府到时候得上堂转悠转悠,理着小胡子”。“理着小胡子”这一动作,如同将知府拉到听众(读者)眼前,那以权谋私,贪得无厌的嘴脸一览无余。“这一拿没拿动,看了看下款儿,再看知县在旁边站着哪,回手一拍这知县的肩膀儿:太好了,太好啦!”“太好啦!”这是一句绝妙的双关语,明着夸礼物的贵重,暗里是对县官溜须拍马的褒奖,然后在双方心领神会当中完成了这笔行贿受贿的肮脏交易。“下个月太太生日,太太比我小一岁。”提醒县官:我的太太是属牛的,暗示他该奉送一个金牛。
 
  在笑话里点出了“牛项、肚里千万不要铸成空”的这一句,而单口相声则没有直接说出,却是以演员一句评论的话作为结束:“弄去吧!小一岁,属牛的,你给弄个金牛得多少钱!老百姓还活得了活不了?”显得更加深沉有力,回味无穷,这也正是传统单口相声常用的艺术表现手法——节目最后用一句精短绝妙的话作结尾,或评、或论、或褒、或贬、或骂、或笑,从而点明了主题、深化了思想意义。节目中对旧天津时几个县的穷富比较与官场之道的介绍,说明了知县搜刮民财又为什么给知府送礼的原因,使故事合情合理,增强了可信程度。
 
  三、演出本
 
  如今跟过去可大不相同,劳动光荣,不劳动,不得食。在旧社会有这么一种升官发财的思想,大人教育孩子,从小儿就给他灌输毒素。爸爸拍着儿子的肩膀儿:“好小子,长大了可得做官呀,给咱们家里改换门庭!”因为一做官就发财,有财有势,改换门庭。旧社会有这么句话: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。”做三年官要落十万两银子,这还是清官、清知府哪!要是做三年赃官,拿耙子一搂还了得吗?知府是四品官,官不算大,三年清知府要落十万两银子,怎么来的?有来钱的道儿。
 
  知府管知县,一个府管着几个县。都是具,可具跟县不一样,地土有厚有薄,有肥有瘦。打比方说吧,离天津不几步有这么几个县,人人都知道,叫:“金宝坻,银武清,不如宁河一五更。”怎么讲呢?宝坻县管一千二百多村子,是个金缺,这个知县进项大啦,“金宝坻”!“银武清”哪?武清县是个银缺,武清县管下是八百八十八个半村,要是一个好年月、好收成,多大的进项啊!这俩知县怎么样?“不如宁河一五更”!就五更天一早儿,宁河县知县的进项就超过武清县、宝坻县。怎么?宁河县芦台出盐,就这一点儿就成。
 
  这是肥缺呀!在这儿做上三年,他不是吃得顺嘴流油吗?肥实呀!这几县全属北京顺天府管。顺天府管着五州十九县,全一样吗?也有苦有甜。京南有个保定县,后来改名叫新津县,这个县管十八个村子,这点儿进项连人家的零儿还不够哪。
 
  这个县的进项小点儿,这就是知府生钱的道儿。知府不用去搂,叫知县搂去,给他往嘴里抹蜜!宁河县不是进项大吗?你要是不运动知府,他把你调动走。这位知府透出信儿来,要把新津县知县调宁河去,把宁河县知县调新津来,那宁河县知县受得了吗?到这时候,他就得给知府送礼,运动知府。可不敢送钱,一送钱落个贪赃,让御史知道了,全参下来啦。怎么办哪?知府一年办两回事就得啦,办俩生日——他一个,他太太一个。到办生日啦,凡是他的属员都到府衙门班房那儿去打听:
 
  “大人快办生日啦?”
 
  “啊。”
 
  “哪天?”
 
  “啊,哪天哪天。”
 
  “大人想让我送点儿什么礼?”
 
  “那我哪儿知道哇!你爱送什么送什么呀!”
 
  “大人高寿啦?”
 
  “五十六哇。”
 
  五十六,送点儿什么合适呢?得想想。一想啊,五十六岁属鼠的。嗯,上金店给打个金耗子。金子是一寸见方十六两啊!这金耗子一尺二长,光一根尾巴一根金条不够;俩眼睛两块钻石,五克拉一个。拿这个金耗子往寿堂上一摆,知县得在旁边儿盯着,好让知府看见他。这知府到时候得上寿堂转悠转悠,理着小胡子,看看各样的礼物,一眼瞧见这金耗子啦,理着胡子,要拿手掂掂。要是他一拿拿起来啦,那是分量轻,就是一层皮,就搁那儿啦!这一拿没拿动,看了看下款儿,再看知县在旁边站着哪,回手一拍这知县的肩膀儿:
 
  “太好啦,太好啦,这个真可心,这个真可心!”
 
  这就是告诉那知县:“你放心吧,你那儿做着吧,我绝不调你。”
 
  又说:
 
  “这手工太巧啦!”
 
  “手工巧”干吗呀,他说的是分量真大呀!
 
  “哎呀,你怎么这么用心哪?你就知道本府我是属鼠的!哈哈,就打一个金鼠。好!用心!啊,下月太太生日,太太比我小一岁。”
 
  弄去吧!小一岁,属牛的,你给弄个金牛得多少钱哪?老百姓还活得了活不了!
 
  张寿臣 演出本

(责任编辑:犯太岁)

上一篇:生辰八字
下一篇:六冲